赤釉


【性转。很雷超级雷。自己也雷。】
没有配对。长直黑情结严重。【作者大概是个zz

穿过你的黑发

1
“大家…我们稍微出了点状况。”

罗宾礼貌地扒拉开热情欢迎lady的山治,罕见地冲大家皱起了眉心。

“啊!烦恼的罗宾桑也这么美丽优雅!”
在山治又要扭着腿冲向他们的历史学家时,草帽海贼团的副船长索性用秋水的刀柄打飞了他。

“谢了索隆。”
罗宾安抚地看向正瑟瑟发抖抱成一团的乌索普和小驯鹿。“事情还不是这么糟。”

“那…那路飞和娜美呢…他们…没事吧…”可能这只多愁善感的小驯鹿已经脑补出来什么惨痛的故事,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准确来说没有什么大碍,不过的确很棘手。”
罗宾对上索隆沉默的目光。

2
刚爬起来准备跟绿藻头混账玩意算账的山治还不知道这个残酷的世界又给了他怎样的恶梦。

3
现实。

现实是乔巴扑向温柔的娜美也不会再有温暖的胸膛迎接他了。

而索隆打算给路飞一个爆栗的手尴尬得停下来,片刻转了个弯揍向要偷袭他的山治的脸。

4
“罗宾我不要当女孩子!!!!”鼻涕眼泪糊的看不见脸的兜帽抬头看向罗宾。

罗宾叹了口气,她还没有安慰这种人生大危机的能力。她看向身边有着邦邦硬的胸膛的娜美,这位新晋男性的衣服胸围看起来还是不合适。

真的是人生大危机啊。

5
“也就是说,你拉着娜美小姐掉进一个湖里?!”山治青筋突出得背对路飞,对着空气悲愤欲绝得大吼“你知道这多危险吗!!虽然湿漉漉的娜美小姐也很-”

娜美对自己现在的臂力十分满意。让山治闭嘴的一拳打的格外爽。

“可是那条大尾巴红鲤鱼真的很有趣嘛…还有我只是脚滑一下…”
草帽海贼团的船长瘪着嘴端正的坐在餐桌前。

罗宾刚刚用百花缭乱教育他身为女性不可以坐姿随便的人生道理。

“…我也不是女孩子…”
他低头小声嘟囔。

索隆从弄清事情来龙去脉就开始看天花板,心里诚恳的希望圈圈眉垃圾或是乌索普能跟他打一架。

6
现在乔巴可能是桑尼号最开心的一个了。

他看向短头发的娜美和头发稍微长了一点的路飞,两人虽然滑进湖里但还是安然无恙得回来了,船医先生长舒一口气。

乔巴啪叽啪叽得跑向路飞拿回来的购物袋,他想要的棉花糖也在。

大家都很好,棉花糖也甜甜的,今天也很开心!

7
其实这个版本的路飞也没什么太大变化,他一直顶着张未成年的脸,性别特征也就不那么突出。
如果不说真相,单是头发长点肩膀窄点加上好像白嫩了这么一点两点,这孩子基本跟悬赏单上的那个过亿大海贼没差。

女版也是个未成年。

索隆看着天花板瞎想。

“路飞!衣服领子扣好!热也不行!”
娜美按住路飞想解扣子的手。

“热死了。娜美你之前不也穿的很少嘛只有一件…唔唔”娜美十分糟心的让她的船长闭了嘴,反驳道:“我跟你不一样白痴!”

看起来娜美对这个自己没什么心里障碍,罗宾放心得露出微笑,看向索隆。

副船长专业解决各种船长的烂摊子。

“这个火山岛前几年刚喷发一次,镇上的人大多都搬去了摩多格——也就是我们下个停靠岛屿,这现在只剩几户老人家舍不得走。”罗宾在吵闹的背景声中和索隆解决这个当务之急。“但是他们对湖的真相也不知情,只提醒我们说不要靠近山顶的湖,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个笨蛋船长。”
索隆相当清楚他这个船长的性格,做“不要”“不能”做的事他最擅长了。

“娜美,准备启航去摩多格。我们要尽早把你们变回来,现在我们还没甩掉烟鬼。不知道这对路飞的能力没有有限制。”

索隆下意识握住他的刀。